首页 »

“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陌生风景”亮相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2019/9/11 17:50:27

“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陌生风景”亮相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陌生风景” 4月25日至7月29日亮相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作为法国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在中国地区的首次大型展览,展览通过展出近100件/组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收藏的标志性艺术作品,以及众多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呈现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具有独创性的精神内涵和价值观,以及它在成立三十多年对当代艺术及艺术家们所饯行的承诺。

 

北野武,《动物与花卉造型花瓶》系列,《狮子》

 

“陌生风景”由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龚彦、卡地亚基金会馆长埃尔维·尚戴斯与策展人费大为的相遇应运而生。自1984年诞生以来,卡地亚基金会在巴黎乃至全世界各地举办的历次展览都呈现为一次环绕世界的旅程,在展览中,观众可以看到森山大道、雷蒙·德巴东的摄影,谢里·桑巴的绘画,马克·纽森和亚历山德罗·门迪尼的设计,罗恩·穆克和萨拉·施的雕塑等。

 

知名导演大卫·林奇和北野武都有作品在此次展览中亮相,带给观众电影之外的艺术体验。2007年,卡地亚基金会带大卫·林奇走进位于巴黎蒙帕纳斯区的石版画工作室,他就此彻底爱上这门正在慢慢消逝的传统技艺。自那时起,大卫·林奇定居巴黎,并且很快学会了石版画。在此次展览中,观众可欣赏到他的一组石版画作品,阴沉风格和黑色幽默和他的电影有异曲同工之妙。北野武则带来《动物与花卉造型花瓶》系列,动物的四肢配上花朵的脑袋组成花瓶,显得妙趣横生。

 

雷蒙·德巴东和克洛迪娜·努加雷,《听他们说》。

 

在本次展览中,不少作品都和数学、自然科学或者社会科学有关。生物声学家伯尼·克劳斯创作的装置作品呈现艺术与科学的碰撞。近五十年来,克劳斯一直致力于研究并收集陆上与海洋生物栖息地的声音,目前已经录制了近15000个物种的声音。他发现,自然界有着与管弦乐团相似的悦耳和声,但随着来自人类活动的不断威胁,动物大乐团的悦耳和声可能会在未来戛然而止。基于克劳斯在非洲、美洲及海洋的七件声音记录,来自英国的联合视觉艺术家协会为本次展览创作了沉浸式装置。对声音的分析和同步光谱图的辅助呈现,揭示了生物声学与乐谱乐句相似的美丽及复杂。“过去我做科学研究,会写论文,但很难被圈子以外的人理解。艺术就广泛的多,通过颠覆性的表达方式,突然间观众就能理解你要表达的东西,艺术是一种普世语言,可以把数据变成真正让人们读懂的作品。”克劳斯说。观众可以坐在单独的展示空间里沉浸式体验这件作品,借此扣碰大自然之门。

 

萨拉·施,《上升的一切必将汇合》(局部)

 

“陌生风景”也展示卡地亚基金会长期以来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关注,尤其是那些暂时还不为人所熟知的年轻艺术家的发掘。蔡国强和黄永砯正是在卡地亚基金会的推举下,助力他们进入了欧洲艺术圈和公众的视野。蔡国强回忆,上世纪90年代,自己还是个刚要露出头角的年轻艺术家,在卡地亚基金会碰到了同样年轻的费大为。费大为笑着说,“1992年,一位法国艺术家到蔡国强日本的家中做客,他对西方人接触不多,想到一个法国人到家应该拿红酒招待,就拿出一瓶红酒来。对方喝了一小口问,‘这酒是什么时候开的?’蔡国强想了想说,‘去年吧。’ 竟然已经开了一年了”。

 

1993年,蔡国强第一次离开亚洲到欧洲做艺术家工作室,就在卡地亚基金会住了三个月。“基金会和艺术家间的关系是一个漫长的、寻找共同梦想的过程,也是一个共同成长的过程。它不只赞助一个艺术家的展览,而是给予平台、合作和对话的机会。以后我和卡地亚基金会还有很多奇怪的项目会发生。”蔡国强说。

 

蔡国强,《白声》

 

在本次展览中,中国艺术家高山、胡柳和李永斌也特邀参展。费大为介绍,对于中国当代艺术,所有的人都在观察和理解。此次展览没有专门辟一个空间把中国艺术家放在一起,而是混在其中,把中国艺术家置身于整个国际视野中观看。“希望观众能体会到这种用心。”

 

此次展览还有一个特别的艺术项目: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五楼露台上,飘扬的逾八十面旗帜以独特的视觉语言呈现曾与卡地亚基金会合作过的艺术家。

 

展览策展人之一,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收藏部主任格拉齐娅·夸罗尼介绍,此次展览从卡地亚基金会收藏的1700件展品中选出100件介绍给中国观众,许多作品来自基金会最早和最新的收藏。她认为,展览不只是展品的陈列,更多是对话和交流。“这些作品具有普世性和跨时代的意义,每一件作品都体现了不同的阅读层面,各种类型的观众都可以在展览中找到自己的理解和可以交流的观点。”

 

大卫·林奇,《山之眼》

 

此次展览的参展艺术家之一,法国艺术家克里斯蒂安·波尔坦斯基(Christian Boltanski)在中国的首次大型个展——“忆所”也于4月25日至7月8日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克里斯蒂安·波尔坦斯基出生于1944年,是欧洲二战后重要艺术家。展览借助装置、影像、声音、影子剧场,引发参观者从视觉、听觉到心理的情感联系。展厅中将出现的近十吨衣服、上百个婴儿和老人的面部照片以及回响着的成千上万人的心跳频率,这些都是承载个人生活经验和群体历史的一方“忆所”。

 

这个对艺术家本人来说带有“回顾”意味的展览,还将展现艺术家为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高达165米的烟囱特别创作的新委任作品。特别项目《心之档案》邀请观众参与,刻录下自己的心跳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