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察|从昔日的《流浪者》到如今的《起跑线》,印度电影风潮缘何在中国卷土重来?

2019/9/11 17:50:28

观察|从昔日的《流浪者》到如今的《起跑线》,印度电影风潮缘何在中国卷土重来?

截至4月21日,印度影片《起跑线》在中国的累计票房已经超过2亿,也成为今年继《神秘巨星》《小萝莉的猴神大叔》之后的第三部票房破2亿的印度电影。

 

就在去年,由阿米尔·汗主演的《摔跤吧!爸爸》在中国引爆了一股观影潮,最终凭借12.99亿的票房,挤进内地影史进口前十。印度电影的票房收入成为中国电影市场仅次于国产片和好莱坞大片的第三股势力。历史上在中国沉寂过一段时间的印度电影风潮,如今卷土重来,背后原因又是什么?

 

昔日,印度电影也曾在中国风光一时

 

以“宝莱坞”为主的电影生产工厂代表着印度电影的水平。历史上,中国观众对印度电影并不陌生,包括《大篷车》《流浪者》等印度电影满载着中国观众的回忆杀。

 

1955年拉兹·卡普尔执导的《流浪者》由长春电影制片厂译制后在中国上映,成为第一部引进中国的印度影片。该片于1978年在中国复映,风潮席卷全国。片中富有印度民族乐特色的《拉兹之歌》《丽达之歌》至今萦绕在许多中国观众心中。

改革开放后,《大篷车》等一大批印度歌舞爱情电影进入中国,其中尤属《大篷车》影响深远,阿鲁娜·伊拉尼的舞蹈和拉塔的歌唱温暖了一代人的心灵。

 

进入新世纪,特效云集的好莱坞大片大规模来袭,印度电影连同其他国家的电影逐渐被挤到了边缘位置,成为小众电影。同时,印度电影一言不合就开始长时间唱歌跳舞的“渲染”式电影语言,也让越来越习惯电影快节奏叙事的中国观众感觉“水土不服”或“审美疲劳”。

 

《摔跤吧!爸爸》成为打开大门的新“钥匙”

 

近年来,印度电影凭借高产高质走入越来越多人的视野,代表作品有《三傻大闹宝莱坞》《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和《宝莱坞生死恋》等。以去年和今年在中国上映的印度电影为例 《摔跤吧!爸爸》豆瓣9.1,《神秘巨星》豆瓣7.9,《小萝莉的猴神大叔》豆瓣8.6,《起跑线》豆瓣8.1,其整体品质的口碑评价已远胜大多数国产电影和好莱坞影片。

 

这其中,《摔跤吧!爸爸》无疑成为成为近期中国打开印度电影引进潮大门的“钥匙”。在此之前,尽管印度电影的引进随着2014年中印电影合作协议的签署而得到改善,但印度电影留给中国观众的固定印象并没有被改变,中国电影投资方也基本不看好印度电影。2016年,中国全年引入的印度影片仅两部,《巴霍巴利王:开端》的票房是750万,《脑残粉》票房为153万,将这两部电影形容为“炮灰”恐怕并不为过。

这一切,在2017年的《摔跤吧!爸爸》开始被改写。在它之后,2018年,三部印度电影《神秘巨星》《小萝莉的猴神大叔》《起跑线》在中国影市又无一例外地收获高口碑和高票房。前有《摔跤吧!爸爸》“开路”改写中国观众对印度电影的固有印象,后有《神秘巨星》《小萝莉的猴神大叔》《起跑线》“紧随其上”强化了印度电影高质印象。可以预见,接下来的印度电影将成为中国电影引进片的一个重要领域。

 

今年5月4日,又一部印度电影《巴霍巴利王2:终结》将来到中国。这部已经将印度本土影史票房第一、北美影史印度电影第一等收入囊中的电影,被业界认为在中国上映后有望赶超《摔跤吧!爸爸》的票房纪录。以当下的印度电影势头来看,未必不可能。

 

质量上的大幅提升是关键

 

印度电影风潮卷土重来,显然不是因为时间重续了“新鲜感”,而是质量上的大幅提升。

 

在业内人士看来,印度电影近些年好评不断,颠覆了很多人对印度电影只是唱歌跳舞的印象。“人们发现宝莱坞的名头,并不仅仅是建立在单一化的创作思路上。尤其是引进到中国的几部大片,大胆的题材突破,没有避讳的敢于揭露印度社会弊端,更深层次的唤醒了公众内心的触感,同情、悲愤、无奈,再加上印度电影独特的拍摄节奏与视角,让中国观众引起了巨大共鸣。”

 

正如《摔跤吧!爸爸》导演兼主演阿米尔·汗所言:“印度电影质量下滑出现在1970、1980年代,俗套糟糕的爱情片和动作片大行其道。最主要是没有好的剧本创作者。其次,当时电影院卫生糟糕,鱼龙混杂,没有空调,很多像我父母这样的中产阶级讨厌进影院。”在2000年左右,电影业被印度政府正式划入产业,政策变了,融资上得到了极大的改善,电影院环境也好了。新一代电影人有了更大的可能性尝试做不一样的东西,削减歌舞片段,更符合中产以及海外市场的口味。

 

由此可见,印度电影在中国的“复苏”绝不仅仅只是一个偶然。

 

正视差距,学习才能赶上

 

印度电影潮的再至,也给中国电影人带来了震动和启发。

 

一方面是印度电影题材的“百无禁忌”。

阿米尔·汗的《三傻大闹宝莱坞》和《我的个神阿》,前者对学校教育制度进行了抨击,后者讽刺盲目的宗教信仰。《小萝莉的猴神大叔》除了宗教信仰,更是直指印巴问题。《起跑线》抨击教育的公平性以及揭示社会固化阶层。这些严肃的社会议题,通过喜闻乐见的故事表达出来,使这些影片具备了更深层次的思想性和社会意义。

 

此外,在化妆技术、电脑技术已经出神入化的当下,印度电影制作上的“较真”,更是打脸盛行抠图、特效、替身的中国电影人。《摔跤吧!爸爸》拍摄时,51岁的印度一线明星阿米尔·汗为角色先增肥50斤然后再减肥50斤,他的理由是:“如果我不成为一个胖子,我永远不能真正感受胖子的感受”。这种敬业精神远非时下国内当红一线演员可比。《小萝莉的猴神大叔》拍摄最后一幕印巴群众汇聚边境的镜头时,实实在在找来7000名百姓充当群演。

 

就在4月底,印度神话史诗片《巴霍巴利王(下)》以1013万元美元票房夺得北美票房排行榜第三名,创下了印度影片在北美的最佳开画纪录。对比中国影史票房前五的北美票房收入:《美人鱼》323万美元、《捉妖记》3.3万美元、《功夫瑜伽》36万美元、《寻龙诀》124万美元、《西游伏妖篇》88万美元。可以说,印度电影值得中国电影人学习的地方,远不是一次“偶然”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