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昨晚,茅善玉《敦煌女儿》获“敦煌女儿”樊锦诗点赞

2019/10/9 23:33:26

昨晚,茅善玉《敦煌女儿》获“敦煌女儿”樊锦诗点赞

“见到你,万物沉寂唯你风流,那一刻,心随你走不再回头……”莫高窟洞窟里风铃、禅音萦绕。巨大的白色倒梯形布景拢住舞台,如石窟,似苍穹,突破惯用LED大屏模式,带来前所未有的全新视觉体验。一线高光直射,聚焦于舞台中央一把空椅子,下一秒钟,华发苍苍的茅善玉坐在椅子上,娓娓回忆50年人生历程。

 

5月22日晚,由上海沪剧院携手金牌创作团队历时五年,根据敦煌研究院荣誉院长樊锦诗人生历程改编的原创大型沪剧《敦煌女儿》首次向媒体完整亮相。

 

80岁的樊锦诗在全家陪同下观看演出,她时而微笑,时而鼓掌,沉浸于剧情。演出结束后,她走上舞台,感谢上海沪剧院所有演职人员付出,“我曾想过敦煌莫高窟要怎么演?我们不是进洞,就是进图书馆、伏案研究,没想到这次用了倒叙形式,挺好。枯燥的专业名词变成唱词,蛮打动人。茅院长唱得好,非常用心。”

观众席里,年届八旬的樊锦诗在剧终报以热烈的掌声。

 

剧中,樊锦诗由于孩子无人看护,不得不把他拴在床上,取材于现实。“敦煌请得来学者,请不到保姆,没有保姆愿意来。我能留下,前辈们是榜样。剧末,他们一个个出现了。剧的深度在于不仅讲樊锦诗,而是讲一群敦煌人。最初我们一穷二白,没有老前辈打基础,做不下去。全世界有很多石窟,只有莫高窟保存唐代与唐代以前的壁画,我们不努力做,无法向前辈和祖宗交代。”

 

茅善玉为《敦煌女儿》设计了大段大段唱腔,足以让爱听戏的观众满载而归。她表示,此举源自丁是娥老师早年埋下的种子,“丁老师总是自己设计、自己唱,我小时候去她家看到,觉得特别神奇。”

北大刚刚毕业的上海小女孩初到敦煌满怀憧憬,茅善玉饰演樊锦诗。

 

茅善玉强调,“观众喜欢唱,更要唱到点子上。”《敦煌女儿》高潮唱段以慢板带赋子板,情绪起伏多变,时而婉转深沉,时而激越慷慨。该剧念白也不同于过往沪剧的生活腔,“多用韵,体现樊锦诗的学者态度,有思考,写意,不琐碎。”茅善玉参考京剧韵白,形体动作也向京剧学习,“过去多为亭亭玉立的小家碧玉,这次是大气的女人,绝不婆婆妈妈。”樊锦诗的小孙子看完演出后,天真地问,“怎么奶奶在台上了?”

 

为献礼改革开放40周年,《敦煌女儿》将于5月23日晚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试首演。该场演出的门票开票半个月就一售而空。樊锦诗成长于上海,在异常艰苦的戈壁大漠敦煌一呆就是半个多世纪。在她的带领下,敦煌研究院全体科研人员在石窟考古、佛教美术、文献研究等很多领域取得了新成果,改变了“敦煌在中国,敦煌学研究在国外”的历史。原创大型沪剧《敦煌女儿》就是用“上海声音”讲述樊锦诗这位上海女儿五十多年的敦煌守望历程,从而生动真实地刻画了常书鸿、段文杰等几代莫高窟人坚守大漠、甘于奉献,勇于担当,开拓进取的"莫高精神"。

樊锦诗得到丈夫彭金章的支持,继续留在敦煌。茅善玉饰演樊锦诗,钱思剑饰演彭金章。

 

该剧由著名沪剧表演艺术家、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二度梅)茅善玉领衔主演,钱思剑、凌月刚、李建华、王丽君等著名沪剧演员共同出演。茅善玉在剧中诠释了青年、中年、老年不同年龄段的樊锦诗,这对茅善玉来说也是一大挑战,特别是在剧中时空交错的场景中,茅善玉一个转身,便从25岁变为80岁, 30秒的时间间隔只能通过形体、唱腔和神态来诠释。剧中樊锦诗这个人物的主要唱段都是茅善玉本人设计的,根据人物不同的年龄和情境,唱腔中既有沪剧的细腻温婉,又融入了京剧的洪亮高亢,让整体演唱特别有力度,有张力: “特别是她丈夫离开的那段,既要表达出夫妻间那种很深的情愫,又要把知识分子那种含蓄的爱表达出来。因此我在基本调的基础上增加了许多上上下下起起伏伏的旋律,让它像水磨调一样旋律丰富,正是通过这种运腔把对丈夫的感谢、感激的情感诠释出来。” 在排演过程中,茅善玉逐渐融入樊锦诗这个人物的灵魂之中:“我是一边设计唱腔,一边留着泪。”

 

剧组主创曾多次深入敦煌,接受大漠沙尘的洗礼,体悟一代代敦煌人的精神力量。剧中云集了享有“戏剧灵魂师”美誉的著名导演张曼君、著名编剧杨林、资深戏曲作曲家汝金山、国际舞台美术大奖得主刘杏林、灯光设计大师邢辛、著名服装设计师王玲、著名舞蹈形体设计姚晓明等多位艺术家。

原创大型沪剧《敦煌女儿》主创合影

 

该剧在叙事方式上打破了沪剧固有的形式,用两个时空的交错来诠释人物的内心独白。而音乐利用多乐章的宏伟结构,既强调了沪剧的音乐特性,又增加了歌唱性,让旋律更为丰富,再配上主演们的精彩的演唱,拥有了荡气回肠的艺术效果。同时,剧中创新了传统沪剧舞台的舞美灯光,舞台上倒梯形的形象符号象征着莫高窟,飞天则是莫高窟独有的地域特色,利用光与影的效果打造出敦煌的沙漠与荒丘,整个舞台布置简洁、质朴,具有极强的形式感和创造性,这也是极简主义在沪剧舞台上的首次呈现,让观众享受到传统沪剧艺术的感官新体验。

两位“樊锦诗”一起走上台向观众致意

 

茅善玉表示:敦煌女儿樊锦诗的故事,我们关注了那么多年,用了很多年的心力来创作这部作品,一次次推翻、一次次调整,体现了文艺工作者攀登‘高峰’的决心。这正是“上海制造”需要的“工匠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