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职场里死板的日本人(上)

2019/10/23 1:28:03

职场里死板的日本人(上)

我的上司浅野是一个典型的日本人,是一个智商比较高的日本人。本来认真刻板的日本人已经把自己生而具有的创新思维泯灭精光了,浅野呢却还偏偏花样百出把死板偏执发挥得淋漓尽致。 前些年我刚来这个公司的时候,他先让我露一手搞个“会议室预约系统”。这当然是小菜一碟的事,不过,我也要让他长长见识,于是杀鸡用牛刀地使用新技术做了一个WEB版。全公司几百台电脑即时预约十几个会议室的使用时间。骏骏还尽量把界面做得傻瓜一点,操作方便适应不动脑子的日本人。

 

浅野对我的手艺是无可挑剔的,可他喜欢复杂化又要求增加几个高难度动作,譬如,某会议室某时间段已经被预约的情况下,后来的预约者可以申请置换房间,系统根据会议的重要程度和使用者的优先级别做出调整方案通知双方,这就有点人工智能兮兮了。真的有这个需求么?我向来提倡的原则是简单实用化,不要人为复杂化。我一直为自己这个观点辩解的例子就是录像机,遥控器上操作繁琐的功能对于95%以上的用户来说是多余的,有比无好这个道理我懂,可那就要增加开发成本啊。

 

因为浅野是我的新上司,我只好服从命令添加功能。很多年过去了,我费尽心机追加的那些复杂的按钮,直到我离开公司也没人使用过。申请会议室的同事如果在屏幕上看到某个会议室已经被预约掉的话,会直接打电话和预约者联系,互相进行协商调节,根本没人喜欢那些操作复杂的东西。就像录像机的很多功能,从买来到扔掉我从来没有使用过。如果说,我和浅野的分歧出于我们对产品的用户体验意识之差异的话,那么浅野自以为是的做法经常引起下属的不满。

 

大凡搞软件开发的,通常都自以为是。从起点A到终点B,可能有10种走法,即使日本人开发软件比较死板,设计书写得面面俱到洋洋万言,但是实施过程中开发者依然可以选择自己认为最优化的路径。浅野有过程序设计的经验,更加以为自己是内行领导。在开发前期的讨论会上,他会非常诚恳地征求大家的主张,罗列所有可供选择的方案,最后他做出的选择,基本上是他人并不推崇的方法。因此,当他象模象样征求意见时,部门里比较老实的人只好点头称是,有反抗意识的则用沉默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骏骏一旦掌握规律,对策也就想好了。譬如,开发一个新项目,浅野会装模作样地问,骏骏谈谈你的设想吧。我其实心里已经打定主意用方案甲。但是,我也装得一本正经地说,方案乙最好,方案丙也不错,就是方案甲做起来麻烦不宜采纳。于是,浅野总会决定使用方案甲。这是屡试不爽的事实。后来,办公室的同事也看出门道了,不采用你的意见怎么还很高兴?我也老实坦白,我本来就觉得方案甲是最好的呀。 浅野除了有点过於自信和固执以外,骨子里还是一个标准的日本人。做事认真仔细精力充沛到可怕的程度。

 

浅野是一个工作狂,通常早上8点以前到公司,晚上10点以后下班是很平常的。他是不拿加班费的领导,这样做是不是有劳模境界啊。对于每天只加班2小时的我来说,他是耿耿于怀的。他不止一次地对我说,骏骏你的工作成绩是有目共睹的,就是晚上能不能再晚点回去。我在这个问题上是寸步不让的,我说加班到很晚才回家的人,基本上工作效率是非常低的。他也只好对我苦笑了,你说的是我吗?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是非常明白的,因此到年底发奖金的时候还是比较公道的。